不吃糖的莹

自设同人求生者“女巫”,主要是想搞个人畜无害的娱乐型角色,能和冒险家比自欺欺人那种()
自己也不懂平衡具体数据都是瞎写的主要看buff和debuff就好,包括具体数据也欢迎给出建议,虽然是yy但还是想弄得更严谨些
形象还没确定,目前的想法是右额有伤痕脑后两根辫子总是走神但对周围情况反应十分敏感的女性(瞎画了一下意会就好)

既是群内传画也是正式生贺,更是我目前完成度最高的图了,祝幻幻生日快乐!
画的还是不够好,不过比起去年大概是进步吧w
相信幻幻心中温柔的光总有一天会接纳并照亮黑暗,成为自己所想要成为的人,真哥一定会为你自豪的!

幻幻生日快乐!这边是最后一棒w

BJooooon:

#紫堂幻窝2.14生日传画

因为窝里的宝贝传的是草稿!所以本次传画特别歪!

感谢各位宝贝的支持与配合,也衷心祝贺紫堂幻生日快乐!!

NO.1: @甘木不是某
NO.2: @荀伶铃铃铃
NO.3: @柴猫不是柴毛
NO.4: @w海产米虾w
NO.5: @琴韵竹玥
NO.6: @努力不足
NO.7: @玥
NO.8: @老肥宅
NO.9: @晗六六六六
NO.10: @啪叽啪叽U盾

NO.11:  @肥宅快乐水加菠萝🍍
NO.12:@白夜
NO.13: @枯顾落言
NO.14: @洛柒_想食辣翅
NO.15: @好像是瑶.
NO.16: @法苏苏🏃
NO.17: @是兰只
NO.18: @味音痴即正义
NO.19: @LJuny

NO.20: @长夜无光:金就砺则利
NO.21:@莱茵
NO.22: @风神岩
NO.23:@章鱼
NO.24: @九尾灵月
NO.25: @我日西君
NO.26: @止
NO.27: @Bad guy
NO.28: @木盲
NO.29: @淳于
NO.30: @一卷乌云

NO.31: @猫の瞳
NO.32: @夜夜夜夜夜鸟✡︎
NO.33: @晒暖鲨
NO.34: @带壳栗子
NO.35: @不吃糖的莹

看见喜欢的老师请大胆的勾搭!谢谢大家!

紫堂幻2.14生日快乐!!!

【cp相关】谈谈个人作为动画党目前为止对灵契的部分看法

【警报:内容可能引起认为原作即是bl恋爱向的cp党不适,请慎入】

以下都是个人观点,动画党感受,原作党见谅


























首先,灵契应该是腐向/卖腐作品,但却不是所谓的bl恋爱向作品,杨敬华端木熙和神龙章轩三人之间,从来都不是所谓的爱情(恋爱之情),这一点同人和原作要区分开来看

当然,不是爱情不代表没有“爱”这种感情

端木熙和杨敬华之间没有爱吗?有。在没有任何身份,他们还只是他们的时候相遇的两人,成为了互相最为关心和在意,也最想要拯救和守护的人。端木熙对小时候的杨敬华来说是打抱不平、希望保护的对象,也是难得都能看到灵鬼的朋友。而杨敬华对小时候的端木熙来说更是光一样的存在,让他认识了世间的善意和美好而成为了那个无私奉献自己灵魂的端木熙。而长大重逢之后,随着杨敬华对端木熙的了解,明白了他作为阳冥司承受的痛苦负担和与之相对端木熙对此的忍耐和接受,他又怀有了同样的心情。他纯粹地在意着端木熙作为端木熙的感受,把他当做对等的存在,不希望单方面被端木熙关心和保护而是想成为保护他的存在。对端木熙来说这样的杨敬华更是成为了自己内心的安慰和能够真心托付的存在,他无论如何不希望伤害杨敬华也努力为他寻找着后路

两人的契约,是两个善良纯粹之人灵魂的相互依赖和牵绊,这份爱单纯而复杂,与性别无关。

神龙章轩和端木熙之间没有爱吗?有。最初因为身份和责任相遇,立下承诺的两个人,后来成为了互相最不想失去的存在。对神龙章轩来说,端木熙是阳冥司,是自己需要保护和监视的存在,他被少年纯净的灵魂打动,履行职责的同时越来越发自内心地希望能够保护他,能够让他好。他本以为自己是不求回报的为他好,却在端木熙继承掌门之时发现他一直以来只是自私地让端木熙成为他所希望的人。但毫无疑问,他对端木熙的好也是发自真心的,也正因此意识到自己开始变成端木熙的束缚之后,他开始违背职责,希望端木熙走出自己的路。他和杨敬华同样为端木熙的自我牺牲和他周围的恶意感到不忍,而他保护端木熙的方式是帮助他变得强大,同时让他活在自己经营起来的美好的环境中。可是他的身份注定让他的想法无法实现,因此他希望成为端木熙的影灵,给这个脆弱而短暂的生命永恒的守护。而对端木熙来说,章轩是在杨敬华之后对他最好且真心待他给他温暖的人,虽然怀抱着私心,却是发自内心的保护。所以他无条件的信任和依赖章轩,所以他可以为了章轩表现出叛逆,可以为了不失去他而带着他叛逃

两人的承诺,是憧憬纯净之物的人,倾尽所有想要守望和回报那份纯净;是贪恋温暖之物的人,不惜一切想要留住并回应那份温暖。这份爱简单却艰难,与身份无关。

对端木熙而言,两个人都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对两人来说,端木熙也是如此。从外部保护的角度看杨敬华是端木熙的剑而神龙章轩则是端木熙的盾。而从内心来看,神龙章轩则是斩开端木熙的迷茫为他的成长铺开道路的剑,杨敬华才是守住端木熙内心脆弱的部分、与他相互扶持的盾

这两份感情,这两个人对于端木熙来说同样重要,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更不能以简单的选择题和判断题确定,这和爱情无关或者说远超过单纯的爱情。我也相信杨敬华和神龙章轩这两个人是完全可以抱着同样的目的站在一起、成为朋友的存在

说实话比起爱,对于两边的感情,我觉得都是【羁绊】更合适一些

个人觉得感情到了这种程度吃cp完全没有问题,作品也的确有糖吃也有刀吃。但是带着恋爱脑看正片的这三人的话,我是不建议的,至少不希望把所谓的“三角恋”“谁是谁的”“初恋”“绿帽梗”和莫名其妙的“虐点”和“刀子”放到原作来谈。说实话既然有腐向内容同人完全可以各种yy,但原作里谈这些还当真,真的就很微妙了
以上是个人见解,望求同存异和平讨论【不战不辩】

顺便本人的话大概是各种cp通吃党,甚至想看敬华爸爸章轩妈妈和宝宝熙【划掉】

紫堂幻生日快乐!
图是一小时的指绘产物,作为生贺实在是有些粗糙,希望幻幻可以谅解我这个包括画画在内喜欢的大部分事物只能成为爱好而无法成为特长的半吊子
幻幻是那样的温柔细腻,在我心中如果金是太阳、是绚烂的烟火,那么幻就是细细的蜡烛、小小的火花棒,明明即使被捧在手心也只能照亮自己而已,却又使人感到温暖和安心,看到微弱而不灭的希望
愿命运最终能够善待这个温润善良的少年

自制的同人亚克力挂件,算是生日花梗吧
没什么水准的自娱自乐产物

【天枫】『向阳之梦』

依然超短,天海并没有出场嗯,具体设定看后面
————————————————————————————

『向阳之梦』

独自住在三楼的赤松枫养了一株兰花。
尽管大家都说赤松同学这么做是因为兰花是她的生日花,但赤松枫知道不是这样。
但是自己为什么要养一株兰花呢?她并不不知道。
阳光洒在赤松枫金黄的头发上,也洒在她身侧嫩绿的花苗上。

在便利店购物的时候,她听到一声微弱的呼唤。
“Amami——”
她的心猛地一跳,忘记结账便冲了出去,却发现是住在二楼的邻居日向创正在提醒身边的七海千秋先放下手中的游戏注意看红绿灯。
Nanami,和Amami是有些像,但为什么自己下意识地认为是后者而不是自己认识的七海同学的姓氏呢?赤松枫难以理解这三个字的含义。
她抬头望向天空,阳光依旧那么柔和。
“Ama——mi、天……海?”
那是谁?不对——
他……是谁?

赤松枫的兰花一天天长大了,她心中的疑惑也一天天加重。
为什么,三楼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呢?
为什么,明明没有提过,邻居们却知道自己的生日呢?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呢?
明明是很重要的事,她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生活也依然按部就班地继续。每次去阳台给兰花浇水,心中便会多一分疑惑,但视线一旦偏离,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阳光照常洒在她金黄的头发上,也洒在已经鼓出花苞的茎叶上。
她的身后,空无一物。

“我想赤松同学不用在意也可以。”住在一楼的苗木诚这样安慰赤松枫,“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像这样平稳的生活不是很好吗?大家都在你身边呢。”
的确,公寓的一楼和二楼住着许多的人,虽然性格各有不同但都是好孩子。大家都是自己的朋友,所以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这样想着的自己,耳边却响起似曾相识的声音。
【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好好努力了。不,必须要努力才行。】
“谁?”
赤松枫的疑问依旧没有得到回答。
但是,或许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事实上,也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当赤松枫又一次给兰花浇水时,阳光的照耀下,花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放开来。赤松枫欣喜地伸出手想要触碰花瓣,楼上却突然落下一样熟悉的物件,将兰花连同花盆一起砸的粉碎。
真的是粉碎。无论是留在窗台上的还是洒落地面上的,无论是花盆的碎片还是盆中的泥土亦或是兰花本身和落在脚边的“凶器”,都在下一秒化成了粉末四散空中,再也寻不到痕迹。
赤松枫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之前的疑惑一股脑地涌入脑海。阳光照耀着她金色的头发和她白皙的面庞,她回身看向地面——那里并没有自己的影子。

赤松枫站在了通往四楼的楼梯前,而通往三楼的楼梯前,站满了她的邻居们。
“赤松同学并没有养过什么兰花呀。”
“四楼是没有人的,就算上去也没有意义。”
“就这么留在这里平稳生活不好吗?”
“不应该珍惜大家都还在的现在吗?”
每一个字,都在麻痹着自己的思想,每一句话,都劝说自己“安于现状”。
“不,由我来结束。”
她没有再看那些“朋友”一眼,坚定地踏上了面前的台阶。

四楼只有一个房间,赤松枫只轻轻地推了下,门便开了。
熟悉又有些许不同的场景映入眼帘。
排列整齐的书架、干净整洁的桌椅,爬山虎藤蔓从窗前垂下,阳光通过缝隙在桌子上映出一圈圈光斑。
回忆一点点涌现,赤松枫的眼眶渐渐湿润了。
自己真正想要成为朋友的“大家”是谁,让自己出现在这里的是谁,还有“他”是谁,全都清晰明了起来。
这里的一切都只是梦境。
梦总归是要醒的,哪怕之后是更加漫长而黑暗的沉睡。
只希望,能够再见到他。
侧身伏在桌子上,赤松枫慢慢合上眼帘。恍惚中她听见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她微笑起来,轻声回应。
“我来了,天海君。”
天海兰太郎君。

阳光静静地洒在桌子上,也洒在少女金色的头发上。

——————碎碎念的分割线——————
设定是一章【处刑】后赤松枫的梦境,对于赤松枫来说,“醒来”就意味着“死去”。
虽然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啦(我怎么会写虐文呢X)。
总的来说应该算是v3虚拟现实设定的【枫】篇
设定v3中各位死亡后的体验类似弹丸论破2.5,只不过梦境是白银刻意设置的。之所以没有v3其他人的存在是为了不刺激记忆,可惜枫妹对天海的愧疚过于强烈以至于最终自发苏醒。
这里的天枫是赤松枫一章选择攻略天海条件下的展开,二人的关系属于友人,之后会不会继续发展还不确定。
文中有些梗,需要说明的是客串的苗木君和日向君是be版,属于白银的恶意(甩锅.jpg)。
天海篇构思(拖坑)ing

【天枫】脱发

超短的天枫小甜饼,基于才育背景,有捏造
之前为天枫深夜60分的主题【头发】写的这篇,终于决定作为自己在lofter的第一篇文发出来
当别人在讨论梳头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脱发真是对不起orz
总之以下正文
————————
【脱发】
天海兰太郎最近绝赞脱发中。
自从上次出去旅行后,连续几天早晨醒来枕头上都冒着丝丝绿意。
要说掉头发的原因,基本上是睡眠不足营养不良或是得了重病,但是天海兰太郎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也因此苦于无法对症下药只能暂时搁置这件事情。
今早起床的时候,果然又发现了数十根头发。他把头发捡拾起来放在桌子上,盘算着要不要明天带去看看医生。
刚刚吃完早饭,就有人按响了他的门铃。
这本不在他的意料之外,因为赤松枫在前天晚上就与他约好今天早上一起去听音乐会。但她来的似乎有些早了。话虽如此让女孩子在约会中主动上门拜访总归是过意不去,即便他们是邻居。
“早上好赤松同学,抱歉让你久等了。”
“不不不,应该是我早早地过来打扰到你了才是……总之早上好,天海君。”似乎是有什么心事,她说话不似平常那么直爽,这让天海兰太郎不禁有些在意。
“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就是……是家里的炉灶坏了,想借用一下天海君的厨房做早餐。”这么说着的赤松枫面色发红,额头似乎还在冒汗。
果然和平常不大一样。
但首先要解决好对方的早饭问题,抱着这个想法天海兰太郎让赤松枫在客厅等候,由他亲自下厨为其料理早餐。赤松枫也没有推辞,安静地坐下直到确认天海兰太郎走进厨房并关上门。
事实上赤松枫说了谎。
趁着天海兰太郎在厨房忙碌的时候赤松枫悄悄地走进了他的卧室,一眼便在桌子上看到了一撮柔软的绿色毛发。
果然被骗了。
如果不是王马小吉说这个牌子只会造成少量脱发她是绝对不会在送给天海君的旅行装洗发水里掺入脱毛膏的,尽管只有最上面的一小袋动了手脚。
不过,果然还是动了歪心思的自己的错。
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做下去了。赤松枫将那撮头发拿起来,小心翼翼地包进自己的手帕里,然后悄悄溜回了餐厅。刚刚坐下天海兰太郎便从厨房中端出了香喷喷的和式料理。
还好没被发现,赤松枫暗暗舒了口气。

当天晚上,赤松枫的背包里多出了一个手制的玩偶挂件,玩偶的头发用黄色和绿色的线状物编起来扎成了心形。

【那是最近很流行的恋爱祈愿娃娃。
我想我遇到了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
感谢她没有发现我,以及,感谢她忘记关上书房的窗帘。
她真可爱。】
同一天晚上,天海兰太郎在他的日记里如此写到。

在那之后天海兰太郎的脱发便不治而愈了。
顺便也脱了单。